当前位置:钻庆看书网 > 经商种田 > 寻亲旅恋

第三章在遭打击,羁留黑店

这个老板娘一双丹凤三角眼,两弯柳叶吊梢眉。犀利的目光下掩盖不住凶狠与狡诈。

"二位要走吗?何不坐下细谈?”又是威胁,无尽的威胁。

“多谢足下款待,只是在下有要事在身,恕不久留。改日若有时间,定当登门道谢。"‘款待’与‘道谢’二字,萧晨语气特别重。其言外之意是要告诉老板娘,今日之事,我萧晨记住了,来日若飞黄腾达,定会登门‘报恩’。但是,一旁的老板急了:“你刚才不是说要留下的么?怎么说改就改了?”

“要走要留是我的自由,你管得着吗?"步步为营,得理不饶。

一旁的老板娘冷笑一声‘哼’忽然又大笑:“哈哈,哈哈哈,那我说今天要走要留,由不得你呢?”说着,一拍手,四个膀大腰圆的虬髯大汉应声而来,把萧晨萧楚两兄妹从四个方向围住,“怎么样?还是要走吗?请自便,恕不远送。”萧晨试探性的向前走了一小步,四个虬髯大汉身体没有任何的移动,但怒目圆睁,似乎可以威镇四方。

一旁的老板娘,从冷笑,到大笑,转成了现在的冷嘲热讽:“走啊,你倒是走啊,我的护卫也不是吃素的。你若不信,就试试看啊。”接着,又是一阵古怪的笑声。

萧晨之前面对老板时的气魄,此时在实力与威胁面前下荡然无存。只能在原地静静的站着。此时,他们兄妹二人已将近4天没有进食了。正当萧晨犹豫不决时,萧楚却突然晕倒在地,此时的萧晨失去了先前的镇静,他抱起妹妹拼命的叫着“楚儿,楚儿,你醒醒。”但无济于事。他又缓缓的把萧楚放下,平静的走到老板娘面前“请您救救她”。极为平静,波澜不惊。没有当时的慌乱,也没有当时的骨气。

此时老板娘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惊了一跳,当萧晨抱起妹妹的那一刻,她眉宇间的慌乱就以消失。也同样的镇定的想着该怎么办。这时萧晨过来,让她救救妹妹,她开始讨价还价:“我凭什么救她?”“救她之后,我又会有什么好处?”

凭什么,哼,萧晨心里暗骂,你还敢问凭什么。如果不是你,我们兄妹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吗?我妹妹楚儿还会有这样的情况吗?但为了救妹妹,他把这些话咽了下去。目无表情的说:“只要您救她,我留下来,任凭您吩咐。”

老板娘会心一笑:“痛快,我要的就是这句话。”说完,又对着那四名虬髯大汉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,拿水,拿食物,给这位小姐缓晕。”又附在一名大汉耳边轻语几句后,那人虬髯之下的面色似乎显得更加沉重,本就不明澈的眸子似乎是一片漆黑。但萧晨无暇顾及,他此刻的眼里只有妹妹。

不一会儿,水和食物都送来。萧晨把水缓缓的给妹妹喂了。其神态,极其安祥,不似兄妹,倒似一位慈父在怜爱的看着正在熟睡的自己的孩子,并静静的等着自己孩子醒来。一会儿后,萧楚的眼睛终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,意识也依然模糊,嘴里还喃喃到:“哥,你快走,快走,别管我,快……”还未说完就又昏了过去。

看到妹妹醒来过,萧晨也就放心了,他缓缓地把妹妹抱到床上。

见到萧晨把一切都安顿好了,老板娘开始发话了:“萧晨,你刚才所说,不会有假吧?”心里却暗自冷笑:从今之后,就算你想跑,你妹也未必会让你跑。

现在的萧晨,心里的那个苦,谁会明白?暗骂着老板娘,一肚子的坏水。如果不是她,妹妹怎会晕了过云?可他不知道,这个老板娘的坏水,只是刚开始往出吐。

见萧晨沉默,老板娘似乎很急,道:“你不会真反悔了吧?”此时,如果那个虬髯大汉在场,一定会暗佩老板娘高超的演技,明明已经胜券在握了却还装着着急的样子。

萧晨勉强一笑:“反悔?你那四个护卫还不吃了我?我可冒不起这个险。”

听到这儿,老板娘突然阴狠的说道:“明白就好”扔下这句话就走了。

此刻屋里只剩萧晨与妹妹两人了。回想着这一路来的点点滴滴,兄妹俩形影不离,这一路上也听说过XX黑店的坑蒙拐骗,也曾亲眼目睹过小偷偷路人的钱包,但萧晨只担心自己的玉佩,没有将其它的危险放在眼里尤其是黑店的坑蒙拐骗,他认为这些都是空穴来风,似乎是老天在故意与自己开玩笑,正是自己最不在意的地方,却偏偏栽在了这里,这还只是寻亲之路的开始,萧晨不知道从此地到长安,还有多少危险在向他们招手,就算自己再怎么谨慎小心,也不可能避过所有凶险,一路顺风的到达长安。凝望着躺在床上的妹妹,萧晨心里暗暗发誓,就算前途渺茫,一片黑暗,也要保护好妹妹一路上安然无恙,决不可以再次发生今天的事。不管是死是活,我们定要生死相依。但是,他哪里知道,今天的事,还远远没有结束呢!

不一会儿,萧楚终于微弱的睁开了双眼。清澈的双眸中,似乎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哀愁。看着似曾相识的场景,不解的问:“我为什么还会在这儿?”转而有十分焦急:“哥,难道你答应他们了?”

萧晨在一旁默默的点头,安慰到:“楚儿,你先别担心,先把身体养好再说。”

“让我别担心?哥,你知不知道,我们从此就掉到了龙潭虎穴?”

萧晨在一旁沉默,他又何尝不知道,此时已经掉进了龙潭虎穴?但是他又怎能弃妹妹于不顾,只顾着自己亡命天涯?他沉默的看着妹妹,一切尽在无语中,眼神中充满了慈爱,希望他妹妹可以理解吧。

而萧楚,似乎从这眼神中读懂了什么,不再说什么了,转过身去,貌似在睡觉,眼眶里的水不知不觉溢满脸颊,顿时,屋里陷入了一片沉默,宛如一块悲伤的石块压入心底,每个人都不可透气。“你先休息吧,我出去走走。”说着萧晨就离开了这里。

既然已经被迫留在了这里,那么再做反抗也是徒劳,倒不如先熟悉一下环境。聚福生客栈依山傍水,建在从幽州到营州的必经之路上,为路人提供住宿方便。坑的也只是像萧晨这样的孩子和孤身一人的路人,而当有大客户,尤其是团队,商队,军队等光顾时,则会表现出非常热情好客的一面。被坑的人都是路人,非本地居民,受害者就算死在这个地方,消息也会被店主封锁。所以,外界口碑还是很不错的。这家客栈,面朝南,背向北,占地大约100来亩地,屋子均为二层建筑,从正门进去,直面会客厅,会客吧台与掌柜室。一条走廊贯穿会客吧台与客房客房分两层,第二层从右到左依次为天字第一号,天字第二号排开。客房之后为后院,前后两院都建有东、西厢房。前院的厢房分别是护院,打手房,杂役房,穿堂而入,来到后院,明显要比前院更加宽阔,后院在东面为厕所留了一席之地。厕所北面则为东厢房。东厢房一层为店内伙计住房,二层则为店铺家人住房。西厢房一层是橱房。后院正北则是马坊,草料房和储藏室。

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客栈也会有如此布局。萧晨暗咐到。他之前也住过客栈,但都是吧台上的小二带领直接来到客房,从来没有深入了解过他的内部结构。看着这间客栈,萧晨又是悲从心上来想着自己可能今后就要以此为家了,又泛起了阵阵哀愁。但是,不管如何,自己目前为止和妹妹还是平安无事的。

不知不觉,一天已然过去。傍晚,正当萧晨准备吃饭时,隔壁房间传来了一声轻叫‘啊’之后,又传来了一声‘啪’,似乎是器物打碎的声音,又似乎是椅子倒地的声音。萧晨急忙来到隔壁,一开门,看见妹妹不知怎么了,双腿盘坐在地上,一旁的椅子倒在地上。见此情形,萧晨急忙奔了过去。就在萧晨来到妹妹房间的同时,老板娘后脚就在萧楚的房间外站下。

“怎么了”萧晨关心的问到。

“没事,就是腿软了一下,突然就坐地上了。”她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。其实,何止只是退软了一下?此刻腿部不知怎么了,疼痛不止。但她不想让她哥为她担心,只能这样说。

“别骗我。就是腿软了一下,那你不站起来?”萧晨毕竟是哥哥,对妹妹的这点小伎俩,他一眼就看穿了。

萧楚无奈,只能将实情告诉哥哥。

“怎么了?现在可不可以试着站起来?”说着撘把手准备扶妹妹起来。

在萧晨的帮助下,萧楚终于可以勉强站起来了。但萧晨一松手,萧楚‘啪’一声,又跌倒在地上。这样试了好多次,萧楚不止是腿疼,就连屁股也摔的皮开肉绽。

“怎么办?”就在他们束手无策时,门外的老板娘忍不住,‘扑哧’一声笑了出来。边笑边往里面走。“怎么样啊萧楚?中了我的销骨断筋散,感觉舒服吗?”

萧晨立马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,难怪那个虬髯大汉的脸色会那样沉重,原来,在妹妹饿晕后,这个老板娘让那个虬髯大汉在食物里加了这个东西。萧晨此时再也忍不住了,立刻对着老板娘破口大骂:“你是你爹娘养的吗?丧尽天良,她只是一个小女孩,你用得着这样对她吗?你忍心这样对她吗?”

这老板娘却不生气,似乎在显示着她的宽容大度,不紧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一枚药丸。“这个东西,你还想要吗?”

“这是什么?”此刻萧晨己恢复了冷静。他知道如果继续冲动,最终受害的只有妹妹。

“哈哈。”又是一阵笑声“这是什么?这是可以救你妹妹的良药,你,想不想要啊?”充满挑衅的看着萧晨

“给我。”

“给你,好啊,这有什么难的?但是你要听我给你慢慢解释。”“我这销骨断筋散,为我家祖传之药。采用独家配方秘制而成。其解药早在上百年前遗失,不过,经过我家几代人的努力,终于可以配置成这粒药丸。只是,可惜啊可惜可惜的是这粒药丸,有效期只有一周,一周之后,药性复发,到时,如果没有它,可就不止是疼痛不止了。”说完之后,一粒药丸从她手里飞出来。

萧晨眼疾手快,接过后给妹妹服下。服下后‘奇迹’发生了,原本站不起来的萧楚,竟然缓缓的站起来了!此刻的萧晨悲喜交加,喜的是妹妹终于可以站起来了,悲的是从此就要受她的控制了,再也不能想跑就跑了。

“怎么样?我没有骗你吧?”尽是得意之词。下个星期,在橱房继续来领这颗药。说罢,一个优雅的姿势转身,裙摆随之转了个圈绶带徐徐降落,大步出去了。

老板娘走后,就只剩兄妹俩了。

“唉”又是一阵叹息。接着萧楚有又说到“哥,你别管我了,自己先走吧,离开这是非之地。”

“不行!”萧晨坚定的拒绝到:“自从母亲死后,你我兄妹俩相依为命,如今你有难,作哥哥的我怎能袖手旁观,撒手离去?你让我怎么向母亲交代?”又顿了顿,:“你放心,一定不可能的,一定会有解药的,以后,我们慢慢找就是了,别着急,别担心。”

“嗯”萧楚倍受感动“一定会有的。”萧楚同样坚定的说到。

热门小说推荐:我真的不想打脸〕〔明星萌妻有心机〕〔胖女逆袭恋爱记〕〔韶华盛极荼蘼满地〕〔云程似锦〕〔穿越古代要恋爱〕〔陌上花开鬼夫我来啦〕〔慕言傳〕〔默笑春风〕〔再许韶华〕〔某未知的世界〕〔悲诺〕〔冒险侦探队之恐怖别墅〕〔重生绝世女修〕〔肖明追妻〕〔重生之通灵娇妻〕〔末世启天〕〔刀道通神〕〔唯美的奋斗〕〔三界传说之无尽战神〕〔刀逆天下〕〔我喜欢你的茶杯〕〔佛战苍穹〕〔眠影〕〔异世凤凰s邪妃降临〕〔末日葬礼〕〔我们之前的故事〕〔还不完的情债〕〔我是大笨逗〕〔洋葱不会哭〕〔修罗尘缘〕〔妖孽邪王异全妃〕〔时光淹没了记忆〕〔枪火之王〕〔等候错过邂逅〕〔万年凡尘只念君〕〔十点小屋〕〔永夜天命〕〔步步征天〕〔世人能否故安久〕〔天使的薰衣草转〕〔末日丧尸小队〕〔鸢尾花〕〔陆少的无限宠妻之追妻之路〕〔我的世界传说中的游戏〕〔草根少年祁笙〕〔无限轮回之往生〕〔逍遥小道〕〔南方有雨晴朗天〕〔改变未来靠我了〕〔天神之境〕〔可不可以不永远〕〔替嫁的新娘〕〔九州风云决〕〔风哭了她走了〕〔精灵之路之奇妙世界〕〔阴九门〕〔EXO之终极E班〕〔陌锦〕〔一统隋末〕〔倾心绝宠:厉少的甜心萌妻〕〔御天神帝在都市〕〔江湖人江湖事〕〔谁欠谁的幸福〕〔小哥难当〕〔饮血狂风传〕〔聊韵〕〔重生之重来战长沙〕〔六界剑仙传〕〔成天帝路〕〔网游之幸运的光仔〕〔血魔道尊〕〔曾经曾经已成过去〕〔一戒乱世〕〔亲爱的我〕〔斯兰大人〕〔救命啊〕〔母仪〕〔龙归逍遥〕〔仙剑诀〕〔山河侠影〕〔丹武帝君〕〔孽缘之灵魂分裂〕〔超能魔法学校〕〔嫡后一生〕〔赛尔号之神狐传说〕〔笑沧海〕〔天之情〕〔你是我的满目星河〕〔我的小白兔兔〕〔庶女重生之腹黑女君〕〔没有晴天的世界〕〔晓梦华年〕〔叶罗丽之明雪〕〔霸道总裁狂虐小小娇妻〕〔鬼王在世〕〔狐王长生〕〔雅筠阁传奇〕〔陌上凤栖尘〕〔九月二十三〕〔江山儿女英雄传〕〔戒灵之魔剑传奇〕〔快穿之无限信念〕〔人魔七界之帝王盛怒〕〔逆风的男人们〕〔将军娇悍妻〕〔梦中青春〕〔末画之恋〕〔浮生梦之遇狐〕〔她未走远〕〔仙道绸缪〕〔虐心:世殇〕〔大纵横之纵横武林〕〔向日含羞草〕〔异界之江湖少年〕〔逆天改命之邪神〕〔你好秦夕洛我叫路遇生〕〔生死物语;九幽灵女〕〔醉竹林〕〔穿越之良缘多磨
最新入库小说:石连草〕〔巅峰枪王〕〔炮哥小钢炮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血液羁绊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家有妖医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后洛神赋〕〔容安馆的你〕〔失乐泉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山海不平隔云天〕〔恋与白起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〕〔梅萼调〕〔将恶人进行到底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失忆大小姐〕〔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永寂山河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刻浊星逝〕〔为你情深却浅缘〕〔为你情深却浅缘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七日记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傲娇总裁宠萌妻〕〔难遇〕〔婚不作祟〕〔三世千絮若迷离〕〔盗墓王者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推倒相公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风琴雨夜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归时繁花尽流光〕〔吾家有树才安好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未央月影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集万宠于一身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重生之不再遗憾〕〔囚爱之邪帝霸爱〕〔七日记〕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将恶人进行到底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玩命王妃〕〔诡异童话〕〔刻浊星逝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吾家有树才安好〕〔传说之下之时间线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盗龙陵〕〔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〕〔特工王妃驾到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凉凉的爱意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杂牌神算〕〔凤舞九天必以长情〕〔花开半夏爱如烟漫〕〔腹黯霸蒂〕〔总裁大人太温柔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三千纪元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三千纪元〕〔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〕〔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腹黯霸蒂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杂牌神算〕〔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〕〔炮哥小钢炮〕〔恶灵之刃〕〔问仙之旅〕〔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〕〔娱乐圈之倾世妖娆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血夜黎明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启征途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苏苏营救计划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恋与白起〕〔杂牌神算〕〔炮哥小钢炮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与心相连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失乐泉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宇宙纵横〕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〕〔道士爷爷〕〔杂牌神算〕〔难遇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